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69 章(1 / 1)

虞松松和他的女朋友路知感情很好。

一开始西大的同学都觉得像虞松松这样的花花公子,和路知这种可可爱爱的乖乖女就是图个新鲜,

过不了多久就会甩了她。

毕竟这位公子哥可是个不招长期女友的主。

结果令人没想到的是,

这两人在一起就是两年也没见他们有分手的迹象,而且校园里到处都有他们虐狗的身影。甚至有人听说,他们都要见家长了。

众人都感叹原来这混账的虞家公子哥也有如此长情的一面。

只有路知知道,其实松松一点也不像外面大家传的那样。

他明明就是很幼稚很纯情的一条小狗。还很黏人。

可惜大概是他过往的形象太过负面,一开始没有多少人相信她的说辞,都以为她是恋爱脑上头。

后来见他们感情越来越好,甚至开始谈婚论嫁,大家终于开始相信。但是舆论又压到了路知身上。有眼红的,酸言酸语的,说她真是好心机,钓到了一条大鱼。

路知才不在意这种东西。

但是虞松松很在意,动动手指,把校园贴吧里关于她的帖子删的一干二净。这才消停了一些。

……

车缓缓停在了虞家别墅门口。

下车之前,虞松松拉着路知的手,“你别怕,我爸妈人都很好,姐姐也很漂亮。”

路知眨了眨眼,再次声明,“我没有怕,只是有一点点紧张。”

虽然早就知道他的家世了,但是虞氏作为深城数一数二的豪门,普通人连见一面的门槛都没有,路知家里普普通通,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,虽然她不害怕,但是难免的还是有点紧张。

而且,

“你为什么只说姐姐漂亮,姐姐不好吗?”

姐姐会在她生日的时候贴心地准备一份生日礼物让松松转交给她,而且那礼物一看就是用心准备了的。经常给她买吃的,买学习用品,松松如果欺负她,姐姐还会帮她教训他。

她就觉得姐姐很好。

是的,松松很幼稚,她和他在一起以后他总是欺负她。当然,她也没少欺负回来啦。最后也都是他认输。

“好……她对你当然好了,对我就不一样了。”

虞松松哼了声,眉骨挑了挑,委屈巴巴地说,“你是不知道周清清最近有多过分。”

“以前多少还讲点道理,现在完全就是目中无人的女霸王,我还不敢惹她。”

路知看到他这个样子好想笑,“那肯定是你惹到了姐姐。”

“我惹她?”虞松松撇撇嘴,“我躲她都来不及!”

“现在整个虞家,温家,哪里有敢惹她的人啊。”

两人说着便进了别墅,几个在花园里工作的阿姨见状连忙过来问候。

走过花园,便来到虞家别墅。

张妈笑吟吟地打开了门,和虞松松说,“夫人和先生还在后花园里准备东西,我这就去

请他们回来。清清已经到了,在客厅里等着呢。”

“?()?”

进到宽大明亮的客厅,午后温暖的阳光落在干净的地板上,散落一地暖阳。

柔软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黑发红唇,明艳动人的年轻女人,身姿纤纤,只有小腹那里微微隆起,看得出来已经怀孕几个月了。是以浓艳的美貌之下,周身也散发着温柔的气息。

听到脚步声,女人抬起头,然后惊喜地站了起来,“知知,你来啦。”

放下手中的文件立马起身,走了过来。

虞松松头疼地说,“周清清你能不能注意点儿。”

路知也连忙走过去,“姐姐,你小心。”

周清清拉着她的手,“没事的,知知,姐姐有分寸。”

然后手实在没忍住,捧着路知的双颊,好好地rua了两把,“知知,好可爱呀呜呜呜。”

“姐姐摸摸。”

路知乖乖地任由周清清揉着脸蛋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周清清。

虞松松看不下去了,走过来企图拉开周清清的魔爪,“喂,她是我老婆,你不许摸。”

周清清挺着个肚子,双手撑在腰上,精致好看的眉头一皱,“我就摸,知知都让我摸,你反对什么?”

虞松松:“就不让你摸!小路痴你快说,不让她摸。”

路知沉浸在姐姐的美貌里无法自拔,真的很难拒绝,于是只好为难地抿了抿唇,“松松,让姐姐摸一下又没什么的。”

虞松松:“……”

虞松松正蹲在墙角画圈圈。


得到消息的周云姝和虞清珩脚步匆匆地赶过来,手上还提着刚刚挖出来的土豆,顺手交给虞清珩,看见路知,笑意满满地说,“这就是知知吧?真可爱。”

路知连忙起身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周云姝笑着说,声音柔婉,又很亲切,令人完全没有距离感,“一看就是乖巧的孩子。”

虞清珩也笑着点了点头,先把篮子放到厨房,再回到客厅坐下。

路知是第一次见松松的爸爸妈妈,但只几句话,刚才的紧张就消失不见。

就像松松说的一样,阿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亲切的人,说话如春风般和煦,叔叔也是,人很好,说话也很幽默,完全没有虞氏集团董事长的架子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了。

张妈切了两盘水果出来摆在茶几上。

窗明几净,宁静的午后。

几个人坐在一起,轻松惬意地谈话。

周母温和地和她说着家里的一些情况,然后又说了一些虞松松小时候的糗事,客厅里笑声连连,气氛非常温馨。只有当事人虞松松,顶着一张臭脸。

这时候门口再次传来开门声。

温暖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铺下来,一个西装笔挺,高大英俊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。眉骨凛峻,周身气度看上去冷冷沉沉,疏离难近。

只是下一秒,他冷硬的眉骨就浅浅皱了下,长腿快步走过去接住跑过来的周清清抱进怀里,无奈叹气,“清清,小心一点,不许跑。”

周清清仰头笑嘻嘻看他,“知道啦,温司屹你好啰嗦。”

温司屹薄唇勾了勾,没好气地去捏她的脸。

虞松松凑到路知身边,“这是姐夫,把周清清惯的无法无天的罪恶源头。”

“周清清最近仗着怀孕真的很无理取闹,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路知抿着唇小小地笑,觉得松松真可爱,也趴到他耳边认真地说,“松松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



虞松松啧了一声,“小路痴。”

路知抬眼,“嗯?”

“那你也要多惯着我。”

路知脸又红了,“嗯嗯。”!

如满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
得到消息的周云姝和虞清珩脚步匆匆地赶过来,手上还提着刚刚挖出来的土豆,顺手交给虞清珩,看见路知,笑意满满地说,“这就是知知吧?真可爱。”

路知连忙起身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周云姝笑着说,声音柔婉,又很亲切,令人完全没有距离感,“一看就是乖巧的孩子。”

虞清珩也笑着点了点头,先把篮子放到厨房,再回到客厅坐下。

路知是第一次见松松的爸爸妈妈,但只几句话,刚才的紧张就消失不见。

就像松松说的一样,阿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亲切的人,说话如春风般和煦,叔叔也是,人很好,说话也很幽默,完全没有虞氏集团董事长的架子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了。

张妈切了两盘水果出来摆在茶几上。

窗明几净,宁静的午后。

几个人坐在一起,轻松惬意地谈话。

周母温和地和她说着家里的一些情况,然后又说了一些虞松松小时候的糗事,客厅里笑声连连,气氛非常温馨。只有当事人虞松松,顶着一张臭脸。

这时候门口再次传来开门声。

温暖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铺下来,一个西装笔挺,高大英俊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。眉骨凛峻,周身气度看上去冷冷沉沉,疏离难近。

只是下一秒,他冷硬的眉骨就浅浅皱了下,长腿快步走过去接住跑过来的周清清抱进怀里,无奈叹气,“清清,小心一点,不许跑。”

周清清仰头笑嘻嘻看他,“知道啦,温司屹你好啰嗦。”

温司屹薄唇勾了勾,没好气地去捏她的脸。

虞松松凑到路知身边,“这是姐夫,把周清清惯的无法无天的罪恶源头。”

“周清清最近仗着怀孕真的很无理取闹,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路知抿着唇小小地笑,觉得松松真可爱,也趴到他耳边认真地说,“松松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



虞松松啧了一声,“小路痴。”

路知抬眼,“嗯?”

“那你也要多惯着我。”

路知脸又红了,“嗯嗯。”!

如满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
得到消息的周云姝和虞清珩脚步匆匆地赶过来,手上还提着刚刚挖出来的土豆,顺手交给虞清珩,看见路知,笑意满满地说,“这就是知知吧?真可爱。”

路知连忙起身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周云姝笑着说,声音柔婉,又很亲切,令人完全没有距离感,“一看就是乖巧的孩子。”

虞清珩也笑着点了点头,先把篮子放到厨房,再回到客厅坐下。

路知是第一次见松松的爸爸妈妈,但只几句话,刚才的紧张就消失不见。

就像松松说的一样,阿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亲切的人,说话如春风般和煦,叔叔也是,人很好,说话也很幽默,完全没有虞氏集团董事长的架子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了。

张妈切了两盘水果出来摆在茶几上。

窗明几净,宁静的午后。

几个人坐在一起,轻松惬意地谈话。

周母温和地和她说着家里的一些情况,然后又说了一些虞松松小时候的糗事,客厅里笑声连连,气氛非常温馨。只有当事人虞松松,顶着一张臭脸。

这时候门口再次传来开门声。

温暖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铺下来,一个西装笔挺,高大英俊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。眉骨凛峻,周身气度看上去冷冷沉沉,疏离难近。

只是下一秒,他冷硬的眉骨就浅浅皱了下,长腿快步走过去接住跑过来的周清清抱进怀里,无奈叹气,“清清,小心一点,不许跑。”

周清清仰头笑嘻嘻看他,“知道啦,温司屹你好啰嗦。”

温司屹薄唇勾了勾,没好气地去捏她的脸。

虞松松凑到路知身边,“这是姐夫,把周清清惯的无法无天的罪恶源头。”

“周清清最近仗着怀孕真的很无理取闹,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路知抿着唇小小地笑,觉得松松真可爱,也趴到他耳边认真地说,“松松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



虞松松啧了一声,“小路痴。”

路知抬眼,“嗯?”

“那你也要多惯着我。”

路知脸又红了,“嗯嗯。”!

如满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
得到消息的周云姝和虞清珩脚步匆匆地赶过来,手上还提着刚刚挖出来的土豆,顺手交给虞清珩,看见路知,笑意满满地说,“这就是知知吧?真可爱。”

路知连忙起身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周云姝笑着说,声音柔婉,又很亲切,令人完全没有距离感,“一看就是乖巧的孩子。”

虞清珩也笑着点了点头,先把篮子放到厨房,再回到客厅坐下。

路知是第一次见松松的爸爸妈妈,但只几句话,刚才的紧张就消失不见。

就像松松说的一样,阿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亲切的人,说话如春风般和煦,叔叔也是,人很好,说话也很幽默,完全没有虞氏集团董事长的架子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了。

张妈切了两盘水果出来摆在茶几上。

窗明几净,宁静的午后。

几个人坐在一起,轻松惬意地谈话。

周母温和地和她说着家里的一些情况,然后又说了一些虞松松小时候的糗事,客厅里笑声连连,气氛非常温馨。只有当事人虞松松,顶着一张臭脸。

这时候门口再次传来开门声。

温暖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铺下来,一个西装笔挺,高大英俊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。眉骨凛峻,周身气度看上去冷冷沉沉,疏离难近。

只是下一秒,他冷硬的眉骨就浅浅皱了下,长腿快步走过去接住跑过来的周清清抱进怀里,无奈叹气,“清清,小心一点,不许跑。”

周清清仰头笑嘻嘻看他,“知道啦,温司屹你好啰嗦。”

温司屹薄唇勾了勾,没好气地去捏她的脸。

虞松松凑到路知身边,“这是姐夫,把周清清惯的无法无天的罪恶源头。”

“周清清最近仗着怀孕真的很无理取闹,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路知抿着唇小小地笑,觉得松松真可爱,也趴到他耳边认真地说,“松松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



虞松松啧了一声,“小路痴。”

路知抬眼,“嗯?”

“那你也要多惯着我。”

路知脸又红了,“嗯嗯。”!

如满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
得到消息的周云姝和虞清珩脚步匆匆地赶过来,手上还提着刚刚挖出来的土豆,顺手交给虞清珩,看见路知,笑意满满地说,“这就是知知吧?真可爱。”

路知连忙起身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周云姝笑着说,声音柔婉,又很亲切,令人完全没有距离感,“一看就是乖巧的孩子。”

虞清珩也笑着点了点头,先把篮子放到厨房,再回到客厅坐下。

路知是第一次见松松的爸爸妈妈,但只几句话,刚才的紧张就消失不见。

就像松松说的一样,阿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亲切的人,说话如春风般和煦,叔叔也是,人很好,说话也很幽默,完全没有虞氏集团董事长的架子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了。

张妈切了两盘水果出来摆在茶几上。

窗明几净,宁静的午后。

几个人坐在一起,轻松惬意地谈话。

周母温和地和她说着家里的一些情况,然后又说了一些虞松松小时候的糗事,客厅里笑声连连,气氛非常温馨。只有当事人虞松松,顶着一张臭脸。

这时候门口再次传来开门声。

温暖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铺下来,一个西装笔挺,高大英俊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。眉骨凛峻,周身气度看上去冷冷沉沉,疏离难近。

只是下一秒,他冷硬的眉骨就浅浅皱了下,长腿快步走过去接住跑过来的周清清抱进怀里,无奈叹气,“清清,小心一点,不许跑。”

周清清仰头笑嘻嘻看他,“知道啦,温司屹你好啰嗦。”

温司屹薄唇勾了勾,没好气地去捏她的脸。

虞松松凑到路知身边,“这是姐夫,把周清清惯的无法无天的罪恶源头。”

“周清清最近仗着怀孕真的很无理取闹,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路知抿着唇小小地笑,觉得松松真可爱,也趴到他耳边认真地说,“松松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



虞松松啧了一声,“小路痴。”

路知抬眼,“嗯?”

“那你也要多惯着我。”

路知脸又红了,“嗯嗯。”!

如满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
得到消息的周云姝和虞清珩脚步匆匆地赶过来,手上还提着刚刚挖出来的土豆,顺手交给虞清珩,看见路知,笑意满满地说,“这就是知知吧?真可爱。”

路知连忙起身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周云姝笑着说,声音柔婉,又很亲切,令人完全没有距离感,“一看就是乖巧的孩子。”

虞清珩也笑着点了点头,先把篮子放到厨房,再回到客厅坐下。

路知是第一次见松松的爸爸妈妈,但只几句话,刚才的紧张就消失不见。

就像松松说的一样,阿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亲切的人,说话如春风般和煦,叔叔也是,人很好,说话也很幽默,完全没有虞氏集团董事长的架子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了。

张妈切了两盘水果出来摆在茶几上。

窗明几净,宁静的午后。

几个人坐在一起,轻松惬意地谈话。

周母温和地和她说着家里的一些情况,然后又说了一些虞松松小时候的糗事,客厅里笑声连连,气氛非常温馨。只有当事人虞松松,顶着一张臭脸。

这时候门口再次传来开门声。

温暖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铺下来,一个西装笔挺,高大英俊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。眉骨凛峻,周身气度看上去冷冷沉沉,疏离难近。

只是下一秒,他冷硬的眉骨就浅浅皱了下,长腿快步走过去接住跑过来的周清清抱进怀里,无奈叹气,“清清,小心一点,不许跑。”

周清清仰头笑嘻嘻看他,“知道啦,温司屹你好啰嗦。”

温司屹薄唇勾了勾,没好气地去捏她的脸。

虞松松凑到路知身边,“这是姐夫,把周清清惯的无法无天的罪恶源头。”

“周清清最近仗着怀孕真的很无理取闹,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路知抿着唇小小地笑,觉得松松真可爱,也趴到他耳边认真地说,“松松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



虞松松啧了一声,“小路痴。”

路知抬眼,“嗯?”

“那你也要多惯着我。”

路知脸又红了,“嗯嗯。”!

如满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
得到消息的周云姝和虞清珩脚步匆匆地赶过来,手上还提着刚刚挖出来的土豆,顺手交给虞清珩,看见路知,笑意满满地说,“这就是知知吧?真可爱。”

路知连忙起身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周云姝笑着说,声音柔婉,又很亲切,令人完全没有距离感,“一看就是乖巧的孩子。”

虞清珩也笑着点了点头,先把篮子放到厨房,再回到客厅坐下。

路知是第一次见松松的爸爸妈妈,但只几句话,刚才的紧张就消失不见。

就像松松说的一样,阿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亲切的人,说话如春风般和煦,叔叔也是,人很好,说话也很幽默,完全没有虞氏集团董事长的架子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了。

张妈切了两盘水果出来摆在茶几上。

窗明几净,宁静的午后。

几个人坐在一起,轻松惬意地谈话。

周母温和地和她说着家里的一些情况,然后又说了一些虞松松小时候的糗事,客厅里笑声连连,气氛非常温馨。只有当事人虞松松,顶着一张臭脸。

这时候门口再次传来开门声。

温暖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铺下来,一个西装笔挺,高大英俊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。眉骨凛峻,周身气度看上去冷冷沉沉,疏离难近。

只是下一秒,他冷硬的眉骨就浅浅皱了下,长腿快步走过去接住跑过来的周清清抱进怀里,无奈叹气,“清清,小心一点,不许跑。”

周清清仰头笑嘻嘻看他,“知道啦,温司屹你好啰嗦。”

温司屹薄唇勾了勾,没好气地去捏她的脸。

虞松松凑到路知身边,“这是姐夫,把周清清惯的无法无天的罪恶源头。”

“周清清最近仗着怀孕真的很无理取闹,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路知抿着唇小小地笑,觉得松松真可爱,也趴到他耳边认真地说,“松松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



虞松松啧了一声,“小路痴。”

路知抬眼,“嗯?”

“那你也要多惯着我。”

路知脸又红了,“嗯嗯。”!

如满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
得到消息的周云姝和虞清珩脚步匆匆地赶过来,手上还提着刚刚挖出来的土豆,顺手交给虞清珩,看见路知,笑意满满地说,“这就是知知吧?真可爱。”

路知连忙起身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周云姝笑着说,声音柔婉,又很亲切,令人完全没有距离感,“一看就是乖巧的孩子。”

虞清珩也笑着点了点头,先把篮子放到厨房,再回到客厅坐下。

路知是第一次见松松的爸爸妈妈,但只几句话,刚才的紧张就消失不见。

就像松松说的一样,阿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亲切的人,说话如春风般和煦,叔叔也是,人很好,说话也很幽默,完全没有虞氏集团董事长的架子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了。

张妈切了两盘水果出来摆在茶几上。

窗明几净,宁静的午后。

几个人坐在一起,轻松惬意地谈话。

周母温和地和她说着家里的一些情况,然后又说了一些虞松松小时候的糗事,客厅里笑声连连,气氛非常温馨。只有当事人虞松松,顶着一张臭脸。

这时候门口再次传来开门声。

温暖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铺下来,一个西装笔挺,高大英俊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。眉骨凛峻,周身气度看上去冷冷沉沉,疏离难近。

只是下一秒,他冷硬的眉骨就浅浅皱了下,长腿快步走过去接住跑过来的周清清抱进怀里,无奈叹气,“清清,小心一点,不许跑。”

周清清仰头笑嘻嘻看他,“知道啦,温司屹你好啰嗦。”

温司屹薄唇勾了勾,没好气地去捏她的脸。

虞松松凑到路知身边,“这是姐夫,把周清清惯的无法无天的罪恶源头。”

“周清清最近仗着怀孕真的很无理取闹,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路知抿着唇小小地笑,觉得松松真可爱,也趴到他耳边认真地说,“松松,我也会对你好的。”



虞松松啧了一声,“小路痴。”

路知抬眼,“嗯?”

“那你也要多惯着我。”

路知脸又红了,“嗯嗯。”!

如满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

小说屋